姑蘇網 全站首頁 姑蘇美食網 網友中心 手機客戶端
   幫助  
發新話題
閱讀:11572 回復:4

人販“梅姨”:你茍且偷生的時候,有9個家庭生不如死

本主題由 賊膽大的賊 于 2019-11-21 10:10 推薦至《姑蘇網》首頁

來源|桌子的生活觀(ID:zzdshg)


1


從前天晚上開始,一張照片在許多人的朋友圈里瘋傳,照片上,是一個叫“梅姨”的中年婦女的彩色頭像,不過后來被證實非官方公布,就是下面這個圖片(林宇輝警官畫的素描)。



這讓這個梅姨變得更加撲朔迷離。


“梅姨”到底是什么人?這張照片又是怎么回事?


一切都要回溯到2005年1月4日。


那天,距一個叫申聰的男孩的1歲生日,還有10多天。他和父母一起生活在廣東增城的一間出租屋里。


這個孩子白白胖胖,很愛笑,是父母的心頭肉。


父母提前很多天,就開始籌備他的周歲生日宴,包括在哪家飯店,訂多少桌,邀請誰。



然而,這個幸福家庭的平靜生活,被無情地毀掉了。


1月4日上午10點40分,是刻在申聰父親申軍良心里的一串數字,之后的10余年,他只要一想到,心就會像刀割一樣痛。



那時,正在上班的他接到妻子的一通電話,電話那頭的妻子語無倫次,哭著說孩子被人搶走了。


如同一聲驚雷在耳邊炸響,申軍良失魂落魄地趕回家,家里只剩哭泣的妻子。


妻子說,事情發生的時候,她正在廚房做飯,兒子在房間里睡覺。


突然,兩個人闖了進來,其中一個抱住她,往她臉上噴灑不明液體,并用膠帶綁住她的手,另一個人抱起熟睡的申聰就往外跑。


當她終于掙開膠帶,恢復意識時,已經過去了5分鐘,整棟樓里靜悄悄的,哪里還找得見歹徒和兒子的影子?


看到這個過程的時候,桌子都覺得心驚肉跳,光天化日啊,而且是在自己家里,人販子居然那么猖狂,入室搶孩子!


在那黑暗到極致的5分鐘里,孩子母親心里該經歷了怎樣地獄般的煎熬?這對平凡的父母,該怎樣面對失去孩子之后的巨大缺口?


父母失去孩子的心有多痛,我們就有多憤怒。


好好的一個家,就這么散了,從此“團圓”二字成了扎在申軍良心里的一根刺。


為了找孩子,只是一段很小的監控視頻,申軍良當眾給人下跪哀求。


為了找孩子,他把尋人啟事,貼遍了廣東幾個市,幾個縣的大街小路。


為了找孩子,他深入廣東偏僻的城中村,晚上的時候被小混混把身上的現金和財物全搶光。


那一部手機,是他全部的希望,最后也被小混混搶走,那一刻他心如死灰。


他曾經也想過在黑暗的夜晚自殺,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現在還在等著自己去救,他就覺得自己還不能死。


自從失去孩子的那一刻,申軍良從來沒有過過一天正常的日子, 妻子每天以淚洗面,精神失常,他辭去前途大好的工作,踏上了漫漫尋子路。


從28歲到42歲,整整15年,他都在尋找自己的孩子,花了100多萬,欠了幾十萬的債務。


沒錢了,他就選擇打工,去給別人當貨車司機,然后又把賺來的錢去尋找孩子,他把自己的一生都搭在了尋找孩子的路上。


只要哪里有線索,他就會不計代價地跑過去。


2016年3月份的時候,事情終于有了轉機,5名拐賣兒童的嫌犯被抓獲,其中就有當年搶走申聰的兩人。


這時,申軍良才知道,自己的兒子被人以1.5萬元的價格,賣給了一對夫婦。


他欣喜若狂的跑過去,但是嫌犯卻說,孩子究竟賣到了哪里,賣給了誰,只有梅姨知道。


因為他們拐來的孩子,都是一個叫“梅姨”的中間人來尋找買主的,也就是說,只有“梅姨”才知道孩子到底被賣到了什么地方。


但“梅姨”一直沒有落網,至今仍在逍遙法外。


假名字、假身份證、假銀行卡……什么都是假的,人們知道的,只有一個叫“梅姨”的外號。


不僅僅是申軍良的兒子,被拐賣的孩子一共有9個,而矛頭通通指向了梅姨。


其中一名嫌犯說,梅姨當年給他拍胸脯承諾過:不論男女,只要有小孩,她都要。


從她講這話的背景就知道,梅姨的人脈很廣,“神通廣大”。


有人說,在廣東地區,無論是已經買了孩子的家庭還是沒買孩子的家庭,很多都認識梅姨。


但是現在梅姨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

2017年6月,警方繪制了“梅姨”的模擬畫像,并描述了她的一些特征:


綽號“梅姨”,牽扯多起兒童拐賣事件,真實姓名不詳,年齡約為65歲左右,身高1.5米,口音為粵語,還會客家話,平時以紅娘工作為隱藏。


這兩天網上流傳 “梅姨”畫像,由于對破碎家庭的同情,對人販子的痛恨,才讓“梅姨”的畫像,一夜之間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朋友圈里。


2


人販子作案的手段到底有多可怕?


以梅姨下面一個叫張維平的人販子為例。


張維平在廣州市鎮龍鎮一家毛織廠附近租了個房子,他沒有身份證,房東沒辦手續就讓他住下了,鄰居們不知道他的真名,都親熱地叫他“老鄉”。


張維平盯上了剛滿兩歲的佳鑫。他踩了幾次點,知道佳鑫的父母白天上班,家里只有個爺爺。


于是,他經常過去和佳鑫的爺爺聊天,陪孩子玩,給他買吃的,取得了佳鑫一家人的信任。


2005年12月31日9點多,佳鑫的爺爺把孩子抱到出租屋門口玩,自己到隔壁公共廁所打水洗鞋子,張維平過來了,他把自己的鑰匙交給佳鑫爺爺,說他出去玩一會兒。


老人不懷疑他,隨口答應了一聲,等他做完家務回來,孩子已經不見了。


2005年,張維平在惠州博羅縣的某處建筑工地,腳部受傷,可憐兮兮的扮做一個農民工,向人群哭訴自己受傷了,錢也花光了,現在也找不到工作……


其實,他只是在“釣魚”。


多年混社會經驗告訴他,一定會有善心人上鉤。


果然,一個同是在外打工的李大哥看到了,他把張維平背到診所,又是出錢給他治病,又是把他帶回家管吃管住,等他病好了,李大哥還到處哀求一個工作給他。


等張維平一切都變好了,病好了,工作也要著落了,他親自到李大哥家里“登門答謝”。


兩人一見如故,聊了很久的天,張維平一口一個恩人,嘴巴像抹了蜜一樣,讓李大哥“飄飄然”。


后來張維平說,在家里坐累了,想要出去透透氣,也把孩子帶下去玩,給孩子買包子吃。


李大哥滿口答應,可是他在家里備了好酒好菜等他,左等右等,都不見蹤影。


十二年后,李大哥和張維平的再次遇見就是在法院的審判庭上。


此時失去孩子的李大哥,完全變了一個人,滿臉的滄桑,身材瘦弱,他憤怒地指著張維平說:“我對你怎么樣,你心里清楚……你為什么要害我全家?”


張維平始終沒有應答。


現在人販子的猖獗程度,正常人是想象不出來的。


廣州市中心的一家商場,一對父母帶著兩歲半的孩子用餐,孩子在餐桌附近玩。


隨后過來了一位40多歲的女人,她摸摸孩子的頭,突然蹲下身、抱起孩子就走!


孩子父親趕緊上前阻攔,不想對方卻一口咬定,這是她的孩子!兩相爭執之下,孩子才沒被搶走。



一個父親牽著孩子在外面散步,突然從后面沖過來一個陌生的女人,伸手就去抱孩子。



同時,從四面八方圍過來一群人,把男子推倒在地拳打腳踢,口里喊著“抓人販子了!”女人趁亂抱著孩子,很快上了一輛車。


這個父親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搶走。



一個媽媽推著嬰兒車,一個男人迎面走來,伸手就要搶孩子。



父母在身邊尚且如此,更別提那些獨自一個人的孩子了。


一間無人看守的小超市里,一個男子走進來,直接把站在收銀臺椅子上玩的小女孩抱走。



馬路上,一個男人從車里鉆出,抱住一個正在走著的男孩就往車上拖,而走在前面的行人,根本沒意識到身后發生了這么恐怖的事。



哪個做父母的看到這樣的場景不是心驚膽戰?


我們原本以為,只要我們牽緊孩子,或者對孩子做好安全教育,壞人就不能趁虛而入,但是,真實的場景讓我們不寒而栗,繼而產生深深的無力感。


做父母的,孩子哪怕受了點皮外傷,都心疼得不得了,更別說想象孩子被拐走之后的情景。


能被賣到某戶人家家里,已經是最好的歸宿,還有的孩子,被摘去器官,被砍斷手腳行乞。



看著這些由人販子制造的人間煉獄,每個有血有肉的人,都會忍不住出離憤怒,恨不得得而誅之。


可是對喪心病狂的人販子來說,孩子只是個商品,他們覺得,不就是個孩子嗎,大不了再生唄。



這個面相兇惡的女人,叫陳蓮香,兩年拐賣46名兒童,還害死了兩名,號稱“中國第一人販子”。



警察問她:你為什么要拐賣兒童?


陳蓮香:錢來得快!


警方:你不曉得這是犯法嗎?


陳蓮香:不就一個孩子嗎?丟了再生一個唄!


警方:你主要對哪些孩子作案?


陳蓮香:主要是看著健康,“質量好”才能賣個好價錢。


警方:你用什么方法拐賣兒童的?


陳蓮香:好哄的就騙,機靈的就搶,實在不聽話的就打暈帶走。只要大人不注意,一般都能得手。


警方:拐賣過程中為什么要殺孩子?


陳蓮香:那孩子哭聲太大,差點把人招來,我那個同伙怕惹事,就把孩子丟河里了。這是他干的,不是我干的。


可是這些畜生不知道,對父母來說,孩子就是他們的命啊!


3


失去孩子的父母,后來他們怎么樣了?你永遠也想象不到!


被梅姨拐走的孩子佳鑫,他的父親辭掉工作開始尋找孩子。


把周圍的縣城、村莊全都找了個遍,一無所獲,2008年上半年開始,佳鑫父親的精神出現了很大問題,經常自言自語。


可能他覺得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孩子了,覺得人生已經絕望了。


在火車開到廣東清遠時,佳鑫父親站起來去上廁所,然后,悄悄地從兩節車廂的連接處跳了下去。


他以這樣慘烈的方式,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

一個叫羅長美的女孩,被拐賣到福建,失去女兒之后,父親因為積思成疾去世,母親變得瘋癲。


她的母親因為女兒被拐瘋癲了整整三十年,可是再見面的時候,她依然可以清晰喊出女兒乳名美美。



還拉著她去父親的墳頭上香,在場的志愿者都哭了。



在成都年過半百的網絡約車司機王明清,他尋找被拐女兒整整24年。



他為了找到女兒,做專車司機,向乘客一遍遍復述女兒的故事。


兩年里,王明清跑了11000多單,載過數萬名乘客。


“相信她能回來是我唯一的支撐,只有在找女兒的路上,我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。也每天想象著,說不定哪一天,女兒能坐上自己的車……”


后來他終于等來了朝思夜想的女兒,一聲久違的“爸爸,我回來了”,讓他淚流滿面。



在電影《失孤》中,劉德華飾演的父親,苦苦尋找丟失的兒子十五年。



他變賣家產,跨越大半個中國,把所有去過的地方都標記,不放過任何一絲希望。



曾經有人問我,為什么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會用一生的時間去尋找孩子?


因為丟掉了孩子,父母再也沒有辦法去好好活著了,他們覺得自己在好好活著,就是對孩子最大的背叛。


吃飯的時候,吃著吃著,忽然想起自己的孩子現在吃的是什么?


睡覺的時候,忽然夢中驚醒,自己的孩子現在過得怎么樣?人販對他還不好?


最害怕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,對別人來說是“節”,對他們來說是“劫”。


“寶貝回家”的創始人張寶艷說的很好:失去孩子的父母只有尋子的路上,才會覺得對孩子有一個交代,才會感到有那么一絲絲的心安。



電影《失孤》的原型郭剛堂,騎著摩托車,風吹日曬,走了40多萬公里,但依然沒能找到兒子。


有人勸他放棄,他說:只有在路上,才能感覺活著的意義。



聽到這句話時,我感到無比心酸。他原本應該是個多么好的父親啊,他一定會用全部的愛陪伴孩子長大。


可變故發生之后,他和孩子之間唯一的紐帶,只剩下尋找,他有家,但是再也回不去了。


這樣慘痛的別離,真的讓人不忍卒睹。


我只是個普通人,在這些慘重的事情面前感到深深的無力,我能做的,只有寫文章,不斷呼吁,希望能夠引起社會各個群體的重視,也希望可惡的人販子全部都伏法。


最后想說幾點:


1、公安部的“團圓”打拐系統已幫助找回2297名兒童,系統上線兩年時間內,總計有超過5.3億人參與到團圓打拐行動中,國家對人口販賣案件非常重視,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,請盡快報警,盡快把資訊發到這個系統。



時間越早越有希望,距離孩子丟失時間1小時內,發送以孩子丟失為中心,覆蓋半徑100公里的范圍;2小時內,覆蓋半徑200公里;3小時內,覆蓋半徑300公里;3小時以上的,覆蓋半徑500公里。


2、不要對孩子太有信心,多次防拐測試證明,絕大部分的孩子都很容易被拐賣走,所以請帶孩子的家長,一定要格外小心。



3、希望人販子重刑,但買家也應該重刑,沒有買賣就不會有傷害。


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,是父母的半條命,哪怕只有1%的幾率,對一個家庭來說,就是全部。


另外,桌子也希望所有人,在發現一些異常情況時,可以及時報警。


也許,你的一個細心的眼神,一個小小的舉動,就能拯救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庭。


就像這個暖心的小故事。



這次“梅姨”的照片被瘋狂轉發,讓桌子看到了人性的善良,即使丟失的孩子素不相識,我們也真誠地希望,他們有朝一日能回到父母身邊,希望人販子得到嚴懲。



我相信,當全民關注別人的孩子時,也是在保護我們自己的孩子。

  
評分
回復
收藏

 
早說了!抓住就判死刑!看哪個畜生還敢去干這種事
 

 
拐的死刑!賣的死刑!還有買家也得重刑!這種人別當人看!都是畜生!還有從小就要錄指紋和dna!這樣從根源杜絕后患
 

這個梅姨不是已經辟謠了嗎?

孩子 生出來就留DNA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。
這是一個蠻好的預留措施。

另外,人販子抓住就死刑,參考秦朝的連座。
犯罪成本高了,才會思考值不值得。

發新話題

查看積分策略說明

快速回復主題

選項

內容
 

您目前還是游客,請 登錄注冊 后方可操作。

   

與TA有關:
@你關注的人,就可以第一時間通知到TA哦
最多添加10

[可按 Ctrl+Enter 發布]  預覽帖子  恢復數據 (發帖失敗點擊恢復)  清空內容

找客服

回頂部

十九期平特一代肖